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师恩难忘 聊城两六旬农民50年后寻见幼时恩师

  (实习记者 左新新)6月7日上午,2015年高考如火如荼进行的同时,一段跨越50年历史的别样师生重聚画面在聊城三中考点动情上演。

  上午10点左右,记者在聊城三中考点门口采访陪考的家长时,注意到校门口绿化带旁边坐着一位老大爷,本以为他是等孙子或孙女考试的,记者上前了解情况,不料想,这位老大爷却告诉记者,自己是来“找老师的”.

  “我来找小时候教我们的老师,快50年没见了,前段时间我一位卖破烂的老伙计偶然在街上遇见老师,要了老师的号码,我们就赶来拜访老师。”老大爷高兴的说。

  记者了解到,这位老大爷名叫戴仁喜,今年63岁,家住聊城市开发区蒋官屯大孟营村,是一位农民。戴仁喜小学时在大孟营小学读书,他来拜访的老师正是曾在大孟营小学教过他们四年的语文老师。

  “听说老师退休了,就住在三中,我和老同学一起前来拜访老师,希望能请老师出来说会话”,戴仁喜说,“就算再老,老师也是老师。”记者注意到戴仁喜身边放着两把蒜,他说,这是给老师带的东西,“家里没什么好东西,就带了些自己种的蒜,是给老师的一份心意。”

  正说话的同时,另一位老大爷拎着一兜苹果赶了过来。这位大爷名叫孟凡生,今年也是63岁,是开发区蒋官屯孟庄人,与戴仁喜是邻村长大的伙伴,孟凡生小时候也在大孟营小学上学。

  “我前段时间收破烂的时候,偶然遇到了小时候的老师,虽然记不清模样了,但一打听,就是老师本人。我就要了老师的号码,今天和老同学一起来拜访老师。”孟凡生说。

  两位老人告诉记者,他们前来拜访的老师名叫徐永芹,今年74岁。60年代徐永芹大学毕业到大孟营小学教书,学生中就有十三四岁的戴仁喜和孟凡生他们。“老师教了我们4年,是教我们时间最长的”,两位老人说,“后来赶上文革,不兴上学了,老师和我们就分开了。这么多年我们心里一直想着老师。”

  孟凡生老人拿起手机,给老师打电话,告诉老师他的两位学生在校门口等她。不一会儿他挂了电话,告诉戴仁喜,因为高考,正门不开放,老师让我们到西门去找他。记者决定,和两位老人一起前去见见这位让她的学生记忆了50年的老师。

  两位花甲之年的老人已是满脸皱纹,十分苍老,但从他们的脸上,仍能看到对童年的回忆和对与老师重逢的满分期待。

  在聊城三中西门口,记者看到一位古稀之年的老太太从校内走来,老人步履蹒跚,但依然精神矍铄。她非常亲切的走向她的两位老学生,记者已从三人眼睛里看到泛起的泪花。

  记者问起两位老人为什么对50年前的老师依然念念不忘时,他们告诉记者,“那时候的老师,不只是老师,更是母亲啊!”

  三位老人回忆起50年前的事情,戴仁喜和孟凡生言语里都是对老师的想念和感激。“我们那时候十来岁,老师不光教我们学校,重要的是在生活上也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戴仁喜说,“您还记不记得,我们同学叫张清莲的,她母亲生病了,您当时还给她做鞋”

  老师徐永芹也回忆起50年前的场景,“我始终都记得你们这些学生,那时候你们都还是孩子,现在和我一样都老啦!”最让人惊讶的是,老人想起从前,还将戴仁喜他们班里许多同学的名字都能如数家珍、随口熟练的叫出来,可见,曾经的往事即使经过五十年变迁,都是他们脑海里抹不去的回忆。

  徐永芹说,63年她在聊城师范毕业后就来到大孟营小学教书,“那时候我才19岁,还没结婚,就教他们了。”她告诉记者,50年前国家的情况不比现在,农村的孩子都清楚,只有好好学习考上大学这一条路,他们都拼命的学习,对老师也十分尊重。

  只是,大潮流不遂人愿,戴仁喜和孟凡生小学没读完,就赶上了文革。“66年的时候文革开始,学校停课,学生都被耽搁了。上大学开始实行保送,当时流行读书无用论,不是出了张铁生零分上大学的嘛”,徐永芹老人说,“我那时也遵循国家政策,离开学校回了农村。几年之后,才回到聊城四中,在学校阅览室从事资料管理工作。”

  戴仁喜和孟凡生自从文革时辍学后,这辈子就没再上过学。两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如今已儿孙满堂,孙子孙女都在小学读书。当天正好是高考第一天,而两位老人都不知道当天是高考,当记者问起两位老人没能参加高考、没上大学遗不遗憾时,两位老人却说,“天下总有人要种地,没能上大学我们不遗憾。”

  “以前苦于没机会,想读书读不了,这种了一辈子的地,我们是踏踏实实了,我们俩都儿孙满堂了,就希望我们的孙子孙女们好好把握今天的机会,好好读书,以后好好高考,能学习不容易”两位老人说。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